理工女震惊了我们

晚上果果爸爸带着果果读书,一本很久以前买的《亲爱的小孩,我把世界读给你听》。果果经常会主动要求爸爸给读一些书,而另一些书必须要妈妈给讲,大致上自然科学有关的书——地图、动物、植物等——必须要爸爸带着看,而妈妈是专门带着看故事书的。

在读到一首胡适先生的《湖上》的时候,诗里这样描写:水上一个萤火,水里一个萤火,平排着,轻轻地,打我们船边飞过。他们俩儿越飞越近,渐渐地并作了一个。

这时候爸爸就问:为什么水上一个萤火虫,水里还有一个萤火虫啊?

果果想了想回答:啊……因为水上一个萤火虫……它有光照着……

全家人都被震惊了,完全没有意料到她能答出这些,看她的神情是完全明白是水面的倒影,只是不能完全表达出来。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眼前得有水上一个萤火,水里一个萤火这样的画面,还得有水面产生倒影这样的生活经验,最后还要把这个经验应用到诗中的场景,把答案推导出来,简直就不是一个三岁小孩能干的事!

果果回临湘(二)

又要回临湘了,头一天晚上,妈妈请求果果陪睡,果果答应了,晚上爸爸被睡沙发,果果搂着妈妈睡得很香。第二天一早,果果有点不开心,爸爸觉得是没睡醒,妈妈觉得果果有点恋家······果果哭着说:“我不想回去······”机票已经买了,奶奶想回去啊,于是和姑姑一起带着果果上了飞机,松开娃儿手的时候,娃儿抹眼泪了,妈妈一下子就舍不得了,想把他们拽回来。看着果果小小的身影,妈妈推测这回要不了一周······据说一下飞机,就开心得不得了了,妈妈也放心了。第二天、第三天,果果一和妈妈视频就哭,说想家了,奶奶说白天好好的,一看到妈妈就不行了。妈妈忍不住了,说要买票,一查,机票好贵,爸爸和圆眼姑姑联系,也说果果玩得很开心,爸爸说再观察两天。接下来几天,奶奶只发几次视频,不和我们通话了,妈妈觉得奶奶是怕果果看到妈妈又要哭,第三天,妈妈受不了了,坚持视频,结果娃儿一看到妈妈就哭的泣不成声,这回,锅巴也受不了了,马上、立刻,买票!周末机票没有了,周一也没有,但有高铁,虽然只要5个半小时,但要夜里11点多才到,而且只有一张,咬牙买!于是,520的晚上,我们夫妻俩去迎接我们的情人节礼物。本以为娃儿会睡着,结果娃儿一直兴奋,妈妈忘带身份证,不能进站接,只能守在出站口,结果娃儿到了看见只有爸爸一个人有点失落。等妈妈盼到了锅巴抱着果果出来,冲上去抱果果,果果也搂着妈妈,那种开心,真的是母女俩最最幸福的。果果小嘴儿巴巴地说着:“妈妈,刚才我一下车,我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看见妈妈”。在车上,果果一直很亢奋,妈妈心疼说:“想睡就睡一会儿”,果果就是不肯,一直和妈妈“聊天”,就是“聊天”,她自己说的这两个字。

自从娃儿这次回来后,就总黏着妈妈,我们暗自庆幸把娃儿接回来了,时间久了,娃儿肯定会很伤心。第二天,妈妈请假了,去看了个牙就在家陪果果,事实证明无比正确,娃儿一天都要妈妈,很难想象,半夜点才到家,一早起床看不到妈妈,果果会多伤心。经过这次,我们决定以后不能让娃离开我们。

记得去普吉岛时,我们傍晚才到,果果睡着了,我和锅巴请房东带我们去附近的Bigc,想着果果睡着了,姥姥姥爷在没问题,结果,我们刚到超市,姥姥就打来电话,催促我们回去,说果果在我们刚走一会儿就醒了,没看到妈妈,哭得不行,姥姥也抹眼泪儿起来。我们迅速买了点必需品就赶回去了,远远看见果果趴在姥姥肩上抽泣,一看到我哭得更厉害了,姥姥说:“果果一直喊妈妈,说好想好想妈妈”,由此姥姥联想到那些被拐卖的孩子,找不到妈妈,孩子得多可怜····

果果还是会常说到临湘,但问她还回去吗,她说不回,我觉得娃儿是大了,离不开爸妈了。九月,果果即将开始幼儿园生活,也将开始她的漫漫求学路,但愿果果能很快适应幼儿园生活。喜欢临湘没问题啊,暑假可以带上爸爸妈妈一起啊。

果果回临湘(一)

进入三月,北京开始了烦人的柳絮满天飘。奶奶天天念叨没法出门,加上果果过敏性结膜炎反复不好,虽然妈妈一直不舍得果果离开,但锅巴不停地做果妈的思想工作,民心所向,果妈忍痛答应。

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果果和果奶乘飞机回湖南了。锅巴果妈一早送去机场,果果很期待旅行,很兴奋。但果妈就很难受,头一天就没睡好,早上送果果走,眼泪哗哗流······

好容易等到中午,圆眼姑姑发来小视频:

果果,临湘好玩吗?

好玩!

还回北京吗?

不回!············(此时老母亲泪流成河)

在临湘的日子,果果是快乐的,啃啃吃吃,牛蛙、青蛙、小龙虾、甘蔗、鸡汤、排骨·····二、四五六奶奶家轮流吃,想吃蛋糕,简单,自家蛋糕房里敞开吃。临湘所有的景点儿全玩了个遍,跳泥坑、放风筝,各大知名游乐场也通通报到。如此这般,破了我之前的担心,证明了我的自作多情,也破了锅巴之前的预计,他觉得娃儿估计十天就会想家,结果一周过去,妥妥的,两周过去,没消息,进入第三周,娃儿才表示有点想家,最后,还是视频里看见娃儿总揉眼睛,我们顺势推测娃儿结膜炎还没好,得赶紧回北京,于是第二十天,我们去机场接娃儿。

锅巴果妈提前近一小时就到了南苑机场,巴掌大、长途汽车站一样的机场连坐的地方也没有,果妈抑制不住的激动,马上就可以看见日思夜想的娃儿了。终于,娃儿和奶奶到了,妈妈第一时间冲过去,抱起娃儿,果果说:“妈妈,我终于见到你了!”妈妈立刻觉得所有的思念都值得了······

临湘二十天,娃儿的“口语”急速提高,楼下遛弯,走了一会儿就说:“我们打卷(打转,意为往回走)”,“搞莫里(搞什么?)”。在家没呆几天,果果又念叨上了:“我们还回临湘吗?”奶奶大喜,正有此意!上医院检查,眼睛结膜炎又反复,继续用药,妈妈想破了脑袋,终于找出根源“擦脸油”,只有擦脸油是辗转几个地方一直用的,也就是在用了这个擦脸油后,眼睛开始出问题的,于是,妈妈把果果所有的擦脸油、洗发水全扔了,停用了,之后,果果眼睛好了。因为圆眼姑姑,5月初来北京,5月9号回临湘,果果又念叨要回去,妈妈一想,既然娃儿那么想回去,好吧。于是,委托姑姑买了票······

泰难得:第四天,一场惊喜

早上果果一睁眼就哭了,妈妈赶紧进来安慰,问问怎么回事。果果边哭边说,水獭走啦,水獭去哪里了。原来是昨天在海洋世界看到的水獭又跑到梦里去了,昨天看完都还一直说最喜欢水獭,还是真的喜欢,要求今天还要去看,今天还要去看水獭和鲨鱼。

这不行啊,昨天把行程和门票都安排好了,于是告诉果果今天我们要去看狮子老虎长颈鹿斑马,好多好多动物,果果勉强同意了。

吃完饭就打上车朝着曼谷野生动物园(Safari World)出发,这个曼谷野生动物园号称亚洲最大的野生动物园,光鸟就有4000多只。打了个出租车,司机狂宰了600铢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不过也有三十多公里,想想北京打车的价格,不多不多,能去就行。

到了门口,兑换门票,又每人加了45铢的大巴车票,坐着车进园区,野生动物园还是很危险的,人家的各项规定要严格遵守,保障自己和动物的安全。

车开进园区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大群鸟,果果开始兴奋起来,扒着车窗举着小相机一个劲拍照。由于行车路线一直在园内穿梭,果果一下子在左边窗户上看,一下子又跑到右边窗户上看,还要举着相机听妈妈指挥拍这边拍这边,手忙脚乱。

坐车观看的45分钟过得飞快,大巴车一下子就出了园区,我们都看得意犹未尽。但也不至于要重新回去再看一次(毕竟现场订票每人要1000铢),只好稍作休息,准备进入步行园区。

进入步行园区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1点多,室外温度已经达到35度。在园区里草草转了一圈,这部分主要是各种动物表演项目,圈养的动物较少,主要是些鸟类,有一大群火烈鸟和好多种鹦鹉。由于是中午时间,几乎没有什么表演节目,我们只看到了一场鸟类表演,其它的海豚、海狮、大象表演都要到下午两点以后才能开始,果果这时候也已经很累了,热得满脸通红。我们商量着去喂长颈鹿,喂完就出去。

喂长颈鹿也掀起了一个小高潮,果果很兴奋,用小棍举着香蕉,长颈鹿用长长的舌头一卷,就把香蕉卷进了嘴里。爸爸趁机普及进化论知识,让果果注意脖子长的长颈鹿比脖子短的长颈鹿更容易吃到食物,这样就能长得更高,吃到更多的食物。我们尝试了几次要特地把香蕉喂给脖子短的长颈鹿都被脖子长的抢去了。

喂完了长颈鹿,爸爸还鼓励果果用手摸了一下长颈鹿的脸,长颈鹿一甩头,把果果吓得缩回了手。

其实妈妈一直都不敢接近长颈鹿,果果才不是胆子最小的呢。

泰难得:第三天,大皇宫和大鲨鱼

今天的计划是上午去大皇宫,下午继续去海洋世界。果果不知道什么是大皇宫,妈妈告诉她,那是纸杯蛋糕国王和意大利面公主住的地方,我们去看意大利面公主的宴会。

进入大皇宫着装不能太随意,不能穿拖鞋,可是一下车傻眼了,姥爷穿着短裤就来了……进门果然被拦住,到一边的商店里花了200铢买了条裤子。吃早饭的时候爸爸还提议姥姥的裙子只到了膝盖上沿怕是不让进,就是没注意姥爷穿了啥。

就算没有太阳,上午的天气也已经很热了,大皇宫里人流涌动,地砖的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为了避开人群,进来就向园子的边缘走去,沿着很大屋檐的长廊慢慢转,这里的人还不算多。

墙上都是壁画,看得出很精美,就是不知道画的是什么,开始后悔没有租个讲解机了。租讲解机的地方其实很搞笑,所有的语言种类都是用英文写的,我都差点以为没有中文的,看第二遍才发现他写的是mandarin,这一定很影响生意。

大皇宫里房子都是金灿灿的,果果拿着小相机拍了很多照片,高兴得很。后来进那个需要脱鞋子的大殿,更是挤得水泄不通,各种口味的脚臭混在一起,脚踩在滑溜溜的地板上黏滋滋的。

从大皇宫出来,果果肚子饿了,原计划回暹罗广场吃午饭的计划改成就地吃饭,妈妈找到了一家中国小馆,只有三种叉烧饭,每人50铢,吃了最划算的一顿,姥姥姥爷都赞不绝口,还是中国饭好吃。

饭后直奔暹罗海洋世界,这次非常顺利地入园,里面的温度适宜,把这个点安排到下午真是太明智了。

万能的淘宝订票

果果进来就一直说着要去看鲨鱼,其它的鱼、海马都没什么兴趣,直奔鲨鱼馆。在鲨鱼馆里趴在玻璃上看了好半天才过了瘾。看完鲨鱼才要求再回去看蛇,我们又带着她回到起点重新来一遍,这门票花得真值。

好像就这么几张照片,其余都是用云台拍的视频

泰难得:第二天,没去成海底世界,姥姥走丢了

头一天飞行了五个多小时,折腾到酒店再吃过晚饭已经差不多是北京时间的午夜了,大家都很辛苦,今天的主要安排就是休息。

吃过早饭,到周围随便转转,找个超市逛逛看看,非常幸运,酒店附近几百米之内就有多个便利店,还有一家叫Big C的大型超市,简直就不像住在高档酒店集中的地区(这条街上好多酒店,隔不多远就是希尔顿),反而像是住宅区。

这个价格应该是首付吧

由于头天晚上在酒店对面的日本料理吃的东西又贵又难吃,在超市看到排骨不错,姥姥姥爷提出买点东西自己回酒店做了吃,好在酒店房间里有厨房。说到酒店,这次订的酒店真的是非常好,行政套房,两个卧室,一个起居室,还带有一个厨房,室内面积远超我们自己的家,这是住过最壕的酒店了。然而价格居然只有600多人民币一晚,比单独订两间标间划算多了,还多出一间厅来,而且还含了早餐,顶楼还有泳池和健身房,这太令人满意了。

用两个单间的钱换了一间套房,实在太明智了

果果也是非常喜欢这个酒店,头天晚上就里里外外地跑,爬上床打滚,嘎嘎地笑,开心得很晚才睡。

房间之大,看洗手间就可以了,这样的洗手间有两个!

吃完午饭又都睡了一会儿,起来之后才研究剩下的时间怎么度过。经过一番探讨,决定先去海底世界,顺便吃晚饭,再去逛考山夜市。

小孩子只要有滑梯就满足了

用传说中的Grab叫车,在大厅里等了十多分钟,预订的车子还在原地几乎没动,各条路都堵得一踏糊涂,最后放弃了打车,还是坐地铁吧。

从酒店到地铁站有1.2公里,这条狭窄的巷几乎没有人行道,一队人还推着婴儿车走得很辛苦,才终于到了地铁站(BRT其实是轻轨,那应该叫轻轨站)。

买票的时候,跟售票员交流出了点差错(主要是爸爸没有搞清楚去的目的地),多花了不少钱买票,算是吃了一鉴长了一智。都说要认识一个城市,就要从公共交通开始,这次认识深刻了很多。

到达Siam Paragon,先找地方吃晚饭,打算快速吃完了就直接下楼去海底世界。

美食城的面积也不小,转了一圈也不知道吃啥,最后决定不在固定的餐馆吃,在普通档口单独买不同的食物来吃。妈妈安排两个爸爸去考查吃什么,自己和姥姥带着果果找地方坐下等。

两个爸爸仔细认真地把所有档口都考查了一遍,才决定先点一份鸡爪+鸡腿的汤又再要了份米饭,因为果果想吃大鸡腿。把第一份菜端回来发现姥姥不在座位上,自己上厕所去了,爸爸眉头一皱:怎么自己去了,不会走丢吧。遂叫姥爷也坐下,试图与姥姥取得联系,自己再去买第二份食物。

第二份食物是石锅饭,比之前花的时间要长一点,回来发现姥爷也不见了,一问果然是姥姥找不到回来的路,姥爷出去寻找去了。

爸爸坐下等待,叫妈妈去给姥姥买一份吃的,因为难以把握姥姥的口味。不一会儿姥爷回来了,寻人未果。给姥姥打电话,很幸运还带了手机,告知在一个叫文兴酒家的饭店门口,于是爸爸再去寻找,并叮嘱姥姥把自己位置能看到的商店或饭店招牌拍摄一张照片发过来。

运气不错,还没收到照片,爸爸就找到了文兴酒家的位置,找了一圈却并没有找到姥姥,这时候收到了转发过来的照片,找了个服务员问了问照片里的海报在什么位置,很顺利地找到了姥姥。

回来后特地再次叮嘱:姥姥姥爷在没有爸爸或妈妈的陪同时,不可单独出动(俩人一起也不行!),不然就真的要丢人——还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经历这翻风波,妈妈开始在淘宝上订海底世界的门票,比现场买要便宜不少,刚订完一套亲子票时,爸爸突然问现在几点了,原来是超过晚八点,海底世界就不能再入场了。一看时间:7点50分,不要再订了。果果很快明白了,哇地哭了起来,下午都没睡醒,就是知道了要去看鲨鱼才十分努力地跟着到了这里,又非常卖力地吃了好多饭,这时候突然去不成了,内心的委屈如潮水般涌来,眼泪奔流而出,爸爸看着很心疼,急忙安慰:我们现在立即下去,看能不能赶得上,赶上了我们就能进去。

终于找对地方到了门口后,网上订的门票却没有出票,原因是卖家也担心我们会赶不上,还在试图与我们取得联系。

这下辙底去不成了!果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爸爸只好蹲下来,向果果郑重许诺明天一定带她来海底世界,哪里都不去也要来!我们现在还可以去一个卖好多奇怪东西的地方,叫考山夜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考山夜市几乎都是酒吧,并不适合我们这样的家庭旅游团,唯一留下印象的是各种烧烤的蜘蛛、蜈蚣、蝎子、知了、蜢蚱等等虫子,居然还有鳄鱼。妈妈给果果买了瓶好喝的甘蔗汁,果果才开心起来。

一条街走到头再从另一条街折回来就打车回酒店了。

姥姥其实也挺聪明,走丢了知道找一个带中国字的饭店门口站着:)

最后的视频是这一天的总结

泰难得:第一天,丢了信用卡

由于出发时间一下子比原来认为的晚了两个半小时,早上起来之后一家人都不慌不忙,终于上车出发的时候已经是8点50分了。

比较来比较去各种堵车路线,还是用了两个小时才开到机场附近果果大姑姑提供的停车位,顺利地停车再首汽约车到了T3 。途中爸爸突然想起一会儿安检要掏出包里乱七八糟的电子产品,还是把随便丢在包里的信用卡拿出来装到牛仔裤子兜里吧,万一有小偷,也不容易从这么紧的兜里把东西拿出来,真是机智。

进入T3 ,由于从来没在T3办理过手续(没出过国…),有点手忙脚乱,在排队的时候就耽误了不少时间,大约到11点50才拿到登机牌。看着离起飞还有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坦然地准备先吃点东西再进安检,要不里面吃东西就更贵了。

由于之前许诺了果果给买薯条,就找了一家汉堡王,随便吃点填填肚子,上飞机还有一顿正餐呢,要不一会儿吃不下了。

汉堡王排队的人不少,柜台上放着一张银联的宣传单,好像有什么免费或满减优惠的活动,爸爸掏出卡片看了看,并不符合优惠条件。

吃完饭进入国际出发的大门,再下一层楼,来到的居然是一个车站,花了一分钟才搞明白,原来离安检还远着呢,要坐轻轨去!!!赶紧!上车!

列车咣当咣当开了好几分钟,才到达国际航班的出发站,这新航站楼真的是大,这真能算是一个航站楼吗,几个部分之间居然要开火车……

在边检人员的帮助下,爸爸顺利地带着果果由爱心通道快速通过,又被另外的安检工作人员热情地招呼到安检的爱心通道,满心感激,推着果果直接就进去了,完全没想过妈妈带着姥姥和姥爷会找不到。

进入排队的时候有点后悔了,万一他们找不到我们着急怎么办,摸摸手机在兜里就没问题,不成还能打电话嘛。

同样非常顺利地通过安全,就是由于背包里塞满了MacBook、iPad、5d、osmo、充电宝、移动wifi、充电宝等等等等需要单独安检的东西,往外掏往回装都花了不少时间,过完安检出来,姥姥姥爷都已经完事过来了,一点儿也不显得快。

与妈妈汇合后,径直往E08登机口走,突然想起,没有去取头天晚上预订的泰国电话卡,于是返回去找,还好是在安检里面,要不就麻烦了。花了几分钟顺利取回(除了回来的时候走错了之外)。

这么来回折腾,时间已经刷刷过去了,爸爸推着果果快速地往登机口走,看到人们都已经登机了,没剩下几个,等到了登机口,爸爸突然停下,对妈妈说:坏了!我的信用卡不见了!

用两个单间的钱换了一间套房,实在太明智了
机场出来去酒店
机场里到处都是中文
接机服务
房间之大,看洗手间就可以了,这样的洗手间有两个!

房间多大看洗手间,套房里有两个房间,各有一个这么大洗手间(另一间略小一点点)

泰难得:第零日,搞错了起飞时间

搞定了机票、住宿、签证、停车,终于迎来了出发的日子,晚饭后一家人互相嘱咐明天要早起,11:05的飞机,要至少提前2小时到机场,离机场那么远还要早高峰纵跨北京城,7点肯定要出发。

姥姥姥爷早早睡了,妈妈带果果也早早睡下。可是果果下午睡得不错,晚上有点兴奋,讲了一个小时故事,妈妈已经要崩溃了,果果还在要求再讲一个。

爸爸加班回来已经很晚了,又再在网上订了几张手机卡,又来回比较选定了接机的车子,最后查看票订单的时候——怎么把起飞时间搞错了!起飞时间明明是13:40而不是之前一直默认的11:05 !

大喜,明天不用那么紧张了。

赶紧推门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不一会儿妈妈从卧室出来,睡不着了,兴奋……

出发前一日给果果准备证件照,午睡没醒就弄起来了,十分难配合,弄个棒棒糖都打不起精神,一脸茫然状……

担心尿床

果果这几天(第五天了)总是非常担心自己会尿床,甚至不止是尿床,坐车都怕把座椅尿湿,抱在手里又害怕把衣服尿湿,已经到了焦虑的程度,无论怎么劝解都不管用,坐在马桶上不起来,我们都非常着急。

我们从来都没有因为尿床责备过她,近几个月也都没有过尿床了,所以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实在是想不明白,除了吃饭之外,也没有给过她其它压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果果很勇敢

因为一直有点咳嗽(并不厉害,就是每天咳几次,偶尔咳得厉害点也马上就过去了),终于决定带她去爱育华看看(不想在县医院排大队了,也想让专家好好看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

到了之后需要验血,我们担心她会哭得稀里哗啦,不停地给她加油打气,没想到扎手指的时候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根本没有要哭的意思,护士给了一个冰雪奇缘的创可贴,贴上就高高兴兴的了。

ps. 现在去爱育华的人已经多多了,休息区的沙发都变多了好些,没有以前感觉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