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回临湘(一)

进入三月,北京开始了烦人的柳絮满天飘。奶奶天天念叨没法出门,加上果果过敏性结膜炎反复不好,虽然妈妈一直不舍得果果离开,但锅巴不停地做果妈的思想工作,民心所向,果妈忍痛答应。

4月1日,愚人节这一天,果果和果奶乘飞机回湖南了。锅巴果妈一早送去机场,果果很期待旅行,很兴奋。但果妈就很难受,头一天就没睡好,早上送果果走,眼泪哗哗流······

好容易等到中午,圆眼姑姑发来小视频:

果果,临湘好玩吗?

好玩!

还回北京吗?

不回!············(此时老母亲泪流成河)

在临湘的日子,果果是快乐的,啃啃吃吃,牛蛙、青蛙、小龙虾、甘蔗、鸡汤、排骨·····二、四五六奶奶家轮流吃,想吃蛋糕,简单,自家蛋糕房里敞开吃。临湘所有的景点儿全玩了个遍,跳泥坑、放风筝,各大知名游乐场也通通报到。如此这般,破了我之前的担心,证明了我的自作多情,也破了锅巴之前的预计,他觉得娃儿估计十天就会想家,结果一周过去,妥妥的,两周过去,没消息,进入第三周,娃儿才表示有点想家,最后,还是视频里看见娃儿总揉眼睛,我们顺势推测娃儿结膜炎还没好,得赶紧回北京,于是第二十天,我们去机场接娃儿。

锅巴果妈提前近一小时就到了南苑机场,巴掌大、长途汽车站一样的机场连坐的地方也没有,果妈抑制不住的激动,马上就可以看见日思夜想的娃儿了。终于,娃儿和奶奶到了,妈妈第一时间冲过去,抱起娃儿,果果说:“妈妈,我终于见到你了!”妈妈立刻觉得所有的思念都值得了······

临湘二十天,娃儿的“口语”急速提高,楼下遛弯,走了一会儿就说:“我们打卷(打转,意为往回走)”,“搞莫里(搞什么?)”。在家没呆几天,果果又念叨上了:“我们还回临湘吗?”奶奶大喜,正有此意!上医院检查,眼睛结膜炎又反复,继续用药,妈妈想破了脑袋,终于找出根源“擦脸油”,只有擦脸油是辗转几个地方一直用的,也就是在用了这个擦脸油后,眼睛开始出问题的,于是,妈妈把果果所有的擦脸油、洗发水全扔了,停用了,之后,果果眼睛好了。因为圆眼姑姑,5月初来北京,5月9号回临湘,果果又念叨要回去,妈妈一想,既然娃儿那么想回去,好吧。于是,委托姑姑买了票······

“果果回临湘(一)”的一个回复

  1. Pingback: viagra online

发表评论